绿美人

时间:2022-05-11 00:53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绿美人
[背景:在大连,离我家不远的山上修了条路——林海路,从此我的生活便没离开过这条路。它是条柏油路,是从通往棒棰岛的那条迎宾路歧到山上去的,建于二十年前,宽七米,长两千五百米。有人说它是消防通道,车辆禁行。现在市民在这儿运动、散步。散记《绿美人》、《武夷香》取材此路。]
&n绿美人bsp;
 
 
绿 美 人
 
子 衿
 
 沿林海路上行不远,一眼就能看见路边石壁前垂着的一帘地锦,这就是“绿美人”。
多年前的一个冬天,一夜雨雪,冰锁大地。天晴后我来这路上,不意间发现了这片冰雪掩映下的绿叶,如璞玉一般,我惊诧,冰雪锁不住的丽质,任由我千百次地错过。路的一侧是裸露的石壁,稍有遮蔽的是藤科植物攀爬的根须。针叶常青,花草凋零,北风中颤栗着柞树稀了的叶子,槐树已是枯枝孤杈了……西台的热舞已散场多日,依稀见得菟丝子扯乱的袜线摇曳枝头……唯这片叶子透着生气。
那时路人围了上来,圈了一百八十度,有人拍照,有人称奇……她走红一时。
从此我关心起她来,叫她“绿美人”,慢慢地懂了她的语言。
初识她那时她着的是和服,季候更迭,她着礼裙,纱披,旗袍……虽一抹的绿,韵味却是不一——春淡,夏浅,秋匀,冬深。她秀着时装,不掩柔雌之美。
一天我早起路过这儿,清风撩动,枝叶娑娑——似她说:“太阳还在扶桑国呢,这样早,谁有你的氧气吃。”
又一天,我见她正开心地舞蹈着——噢,一只松鼠蹦上蹦下的——她有了新朋友。
有一天她丢了魂儿,卷缩着身子,煞是可怜……我仰望天空,雾霾笼盖了四野……
《摩罗衍那》的老人哭喊着,年轻人记住吧,那个读书多的人不是道德高尚的人,那是两码事。我也对路人说,小心那个摘枝人吧,他不是爱花人。
一个傍晚,路人少了,我走在路上,地上散乱着花片……突然一道黑影闪进花丛,我疾步冲去。“喂!放开手吧,这是路标,你不能折她!”“哦……我喜欢这花,它好看。”她缩了手,脸尽量地躲藏着,转眼溜走了。这路对她是陌生的。“什么‘我喜欢’,强盗啊!”可怕的是她还无意识……
再看那花,高挑的个儿,依然那么稚气,粉红色的脸上洋溢着自信。“海棠花啊海棠花,知你天性最美丽,但求上天保佑你。”
突然我想起绿美人……
逶蛇之路,无平不陂。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打那儿路过,藤蔓、枝叶凌散一地,我大吃一惊。她几近我怀……我眼前闪过一个恶人,正挥舞着棍棒一任肆淫……
我知道,明天仍会重复今天的故事,有路就有这样的故事。我默默地祈祷着,“但求上天保佑你。” 我平静下来,拾起地上的一小段枝芽,小心揣在怀里……
春天到了,一个阳光的早晨我对她说:“你的女儿真可爱,像你。”她涩涩地泛动着裙服。“那也是我女儿。”她会意地笑……
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可儿)
请点击左边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,让更多人阅读! 绿美人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mansua.com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mansua.com/wadtzw/498.html

« 上一篇:栀子 杜甫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